丘北县人民法院司法信息网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何立德等抢劫案

2017-12-12 09:07:01 来源: 本站

抢劫已停靠未进站但下完旅客的大巴司机是否成立在公共交通工具上抢劫 -----何立德等抢劫案 【案件基本信息】 1.判决书字号 云南生丘北县人民法院(2017)云2626刑初7号 2.案由:抢劫罪 3.当事人 公诉机关丘北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何立德、王永德。 【基本案情】 2016年9月9日1时40时许,被告人何立德、王永德窜至丘北县音乐广场旁一公交车站台处,王永德站在车门处把风,何立德上车,对停车下客后的大客车驾驶员严宣进行抢劫,严宣不想给钱,被告人何立德便拿出随身携带的一把灰色跳刀威胁被害人并抢走现金人民币200元。二被告人得手后,又见被害人朱运河驾驶的大客车驶到荣昊商务酒店门口下客,被告人王永德在车门等候,被告人何立德又对朱运河进行威胁并抢走现金人民币200元。后何立德将抢得的400元现金交给被告人王永德保管,两人到天瑞宾馆住宿后被公安民警抓获。 【案件焦点】 抢劫已未进站停靠但下完旅客的大巴司机是否成立在公共交通工具上抢劫 【法院裁判要旨】 被告人何立德向过路的外地客车司机收取保护费,主观上已经具备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客观上,利用外地司机对本地情况不熟的优势,在司机进行理论时,使用语言恐吓、用跳刀进行威胁等现实危及司机人身及财产安全的方法迫使司机交出钱财,其行为已满足抢劫罪的主客观要件,构成抢劫罪。故其辩解其行为构成敲诈勒索罪的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信。被告人王永德在看到何立德在第一辆客车上掏出跳刀威胁司机索要钱财时,主观上已经知晓何立德在实施抢劫。客观上,其未立即离开现场而到车门处等候,后又跟随何立德到第二辆客车门口等候何立德实施抢劫,并在何立德得手后保管何立德抢劫所得财物。依据主客观相统一的原则,其与何立德已经形成共同犯意且未有效阻止何立德犯罪行为的发生,主观上也没有主动放弃的意思表示,案发后又保管抢劫所得财物,故其与何立德构成共同犯罪。综上,两被人的行为已构成抢劫罪,且属于共同犯罪,应依法惩处。公诉机关指控两被告人犯抢劫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确认。本案中两被告人在较短的时间段内连续对路过案发现场停靠的两辆客车司机实施抢劫,对两被告人抢劫次数只因认定为抢劫一次。两被告人主观目的系向客车司机索要钱财,并针对客车司机实施抢劫,且系客车抵达目的地停靠下完旅客后,犯罪对象未指向客车上不特定多少人,故不应认定两被告人系在公共交通工具上实施抢劫。两被告人属共同犯罪,抢劫过程中无论行为是否系本人所为,均应对持刀抢劫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被告人何立德直接胁迫被害人实施抢劫,在整个抢劫过程中起到主要作用,属于主犯;其曾因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刑满释放后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属于累犯;其对其行为性质的辩解,不影响其认罪态度较好的认定。被害人被告人王永德未直接对客车司机实施抢劫,在整个抢劫过程其在车门口等候的行为对被告人何立德起到心理依靠,对被害人起到人数震慑的辅助作用,属于从犯。 云南省丘北县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二十五、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四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九条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一、被告人何立德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元。罚金自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付。(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刑期自2016年9月9日起至2022年9月8日止。) 二、被告人王永德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元。罚金自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付。(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刑期自2016年9月9日起至2019年3月8日止。) 三、作案工具灰色折叠刀一把予以没收。 【法官后语】 本案处理重点在于抢劫未进站停靠但下完旅客的大巴司机是否成立在公共交通工具上抢劫。 公诉机关认为,载客的大巴从始发地开往目的地进站下完客后停靠才完成营运过程,本案两被告人对刚下完旅客但未进站停靠的大巴司机实施抢劫,应认定为在公共交通工具上抢劫。原审法院认为,两被告人主观目的系向客车司机索要钱财,并仅针对客车司机实施抢劫,且在大巴抵达目的地停靠下完旅客后,大巴虽未进站停靠,但大巴上仅剩司机,犯罪对象未指向客车上不特定多少人,并未威胁到不特定多数人的人身和财产安全。另外,依据罪责刑相适应的的原则,认定在公共交通工具上抢劫,则会加重对两被告人行为的刑罚处罚。综上,原审法院做出上诉判决。 云南省丘北县人民法院 李鹏鸣

附:案例分析(李鹏鸣).docx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